跳到主要内容

达拉斯·麦克菲特斯(Dallas McPheeters)在教育中的社交网络技术

达拉斯·麦克菲特斯(Dallas McPheeters)在教育中的社交网络技术

在现代社会内部,关于采用新技术的斗争被视为反对文化重新定义的人们与拥护文化的人们之间的二分法。然而,在两党辩论之外的年轻一代中已经出现了新的范例,从而使辩论本身变得无关紧要。辩论者的双方错误地认为,新一代之间的这种无关紧要。

A clear example of this is the debate concerning social networks. I choose this example because social networks are a defining characteristic used to describe the advent of Web 2.0 as the transition from the web as a static tool of document storage to an interactive network inviting collaboration at all levels. Clay Shirkey, author of Here Comes Everybody (2008), notes on his online blog that social networks like Facebook, MySpace, and Twitter – among a host of others – show us “what happens when people are given the tools to do things together, without needing traditional organizational structures” (http://www.herecomeseverybody.org). In his book, Shirkey goes on to explain, “You can think of group undertaking as a kind of ladder of activities, activities that are enabled or improved by social tools. The rungs on the ladder, in order of difficulty, are sharing, cooperation, and collective action” (Shirkey, 2008, p49). Social networking sites offer the tools to level the playing field from the old hierarchical, top-down structure of the corporate era to the new, horizontal, and collaborative structure taking form on the world wide web.

尽管如此,使用这种新的社交网络工具对于我们的日常工作还是有些外在的。社交网络虽然很流行,甚至可能是基本的,但尚未成为我们生存的基础。如Shirkey所述,“通讯工具直到变得无聊时才引起社会关注。在这种情况下,一项技术变得很普通,然后无所不在,到处都是无形的,以至于真正发生了深刻的变化。”(Shirkey,2008,p105)。真正的转变不是随着新技术的引入而发生,而是随着它们的大规模采用而发生。今天,这样的社交网络工具已经超越了个人的业余时间使用范围,而变成了全面的公司通信工具。菲利普·罗斯代尔(Phillip Rosedale)是人口最多的虚拟3D环境(称为“第二人生”)的创始人,他发现公司高管越来越倾向于采用这种社交网络工具作为公司21世纪进步的基础。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罗斯代尔(Rosedale)解释了这样的虚拟环境如何释放创造力,而这种创造力否则就不会发生(Rosedale,2008)。 Rosedale先生进一步描述了3D交互环境将如何成为席卷社交网络者互联网社区的下一波浪潮。与通过电子邮件和文本聊天共享信息的有限的异步社交网络习惯相比,与世界上任何人和每个人一起参加活动的兴奋感是无与伦比的。就像对话方式一样,电报和电话之间的差异也是如此。甚至新的白宫政府也已在“第二人生”的虚拟世界中敞开了大门。虚拟世界为将技术与日常生活中的人类身份和实践融合提供了下一步。教育领域是在线虚拟环境中增长最快的部分之一(Rosedale,2008年)。

社交网络–尽管他们有表现,希望和潜力–并非没有争议。像许多其他技术创新一样,许多人指责社交网络对社会和教育产生负面影响。也许最重要的是分心的主张。另一个抱怨是技术引起的看似身份危机。这种要求的重点在于聊天室参与者能否成为他们喜欢的任何人,除了现实生活中的性别和年龄限制。对于3D虚拟环境也是如此,在虚拟环境中,参与者可以将多个个性表示为化身。甚至有经过社论编辑的说法,当我们与倾向于同意的人交往而不是与其他持反对意见的人交往时,互联网上大量可用的知识库往往会缩小我们的思维范围。

无论提出什么批评,都在进行研究以确定虚拟技术在多大程度上增强建构主义学习。 Ray Kurzweil是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位风险投资生物学家,他的公司追踪电子和遗传学等几种现代技术的趋势。他在2006年的演讲中解释了技术将如何影响我们(Kurzweil,2006年),其中详细描述了指数曲线,该曲线似乎以蜗牛的步伐开始发展,但随后又以如此之快的速度变化,最终改变了社会。大。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是畅销书《世界是平坦的》(The World is Flat,2007)的作者,他在麻省理工学院2007年的一次演讲中宣布库尔茨韦尔的发现时,他相信我们正处于技术爆炸起步阶段的末尾(Friedman,2007)。 )。除了经过深思熟虑的对话外,这两种声音中有许多没有忽略创新的固有危险。但是,它们也不会因未来不可避免的发展而退缩。

教育在无知的sha锁和共同文化的管家中扮演着解放者的双重角色,这揭示了教育机构肩负的责任越来越重。随着技术爆炸在全球范围内的持续发展,社会对教育的及时响应的呼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响亮。关于技术在整个社会中的使用和实用性的辩论的结论–特别是在教育领域–并未提出解决方案,而是采用了新的范式,从中可以看出机电与电化学的必然融合。也许社会的发展正处于青春期前,这是因为我们无法适应自己的身份;不确定我们是谁或我们正在成为什么,并且始终不知所措。为了定义起见,让我们将这种新的范式称为“半机械人”学习理论–因为机器人代表的是控制论生物的混合体,其中既包含人类元素,也包含机器元素。半机械人并不认为技术是与人类不同的或与人类分离的,而是认为技术的进步与人类的进化同等。两者相同。采用新的半机械人学习范例将使我们的机构更容易适应。新的范式不是辩论新技术的获取和培训方面的鸿沟,而是将教育重点放在培养新一代以适应他们将不可避免地面临的变化的迅速变化上。学习如何学习将成为新的课程,因为随着ob废变得与呼气一样熟悉,我们所知道的将变得越来越有用。这种对半机械人学习理论的适应,将使下一代能够吸收他们的命运,并受教育以为后代承担起其作为文化管理者的责任。

Dallas McPheeters是亚利桑那州图森联合学区的教学技术联络员,也是《
www.GreenBananaBlog.org,他在那里认真思考无意义的矛盾。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达拉斯,以提出评论或问题: dallasm12@gmail.com。

参考文献

Friedman,T.(2005年)。世界是平坦的。纽约:皮卡多尔。
Friedman, T. (2007). The world is flat 3.0. Retrieved January 30, 2009 from http://mitworld.mit.edu/video/519.
Kurzweil, R. (2006). Ray Kurzweil on how technology will transform us. Retrieved January 22, 2009 from http://www.ted.com/index.php/talks/ray_kurzweil_on_how_technology_will_transform_us.html
Rosedale, P. (2008). Phillip Rosedale on second life. Retrieved January 18, 2009 from http://www.ted.com/index.php/talks/the_inspiration_of_second_life.html
Shirky,C.(2008年)。每个人都来了:没有组织的组织力量。纽约:企鹅集团。